年輕孕媽去取好心人贈送的嬰兒用品,卻被剖腹取子…

19歲的芝加哥少女Marlen Ochoa-Lopez是一個懷孕8個月的準媽媽。

眼看孩子馬上就要出生了,可因為她還在讀高中,經濟上比較緊張,根本沒有多餘的錢給即將出生的孩子置辦衣服。

(Marlen Ochoa-Lopez)

所以,2019年3月5日,她在Facebook上的一個孕媽媽小組裡發出求助信息,“我的預產期是5月10日,很多東西我都沒有準備。因為我還在念書,沒辦法上班,所以我手頭比較緊張,沒錢買嬰兒用品。”

她希望以便宜的價格購買別人不用的二手貨,如果有人願意免費贈送,那就更好了,她可以自己上門去取。

很快就有一位名叫Clarisa Figueroa的小組成員聯係她,說自己家裡有多餘的嬰兒衣服,還有一輛嬰兒車,可以免費送給她,只是要再等一段時間。

Clarisa今年46歲,也懷有身孕,並且預產期和Marlen一樣,都在5月。之前,這位好心的大姐也送過一些衣服給Marlen,所以她不疑有詐,開開心心地接受了這份饋贈。

4月23日,Marlen肚子裡的寶寶差不多已經足月,距離預產期不到20天。所以,她和好心大姐Clarisa約好,去她家裡拿寶寶衣服和嬰兒車。

然而,她這一去再也沒有回來……

(Marlen和丈夫的合影)

一個馬上就要生產的孕婦,能去哪兒呢?

因為Marlen的家人不知道她去了網友家裡取東西,所以報警的時候只說她失蹤了。

警方四處搜索,聯係她就讀的學校,她平時的好友,但卻沒有絲毫線索。大著肚子的Marlen就這樣神秘消失,毫無蹤跡。

同樣是4月23日,另一戶人家也撥打了911:

“我剛才在家裡生下一個寶寶,但他呼吸困難,皮膚蒼白嘴唇發紫,我給他做了心肺複蘇術,你們趕緊來幫幫我吧……”

(Clarisa Figueroa的家)

急救人員趕到現場,得知這位剛剛生產的女士名叫Clarisa Figueroa,今年46歲。她衣服上到處都是血,懷裡抱著一個用繈褓裹得嚴嚴實實的嬰兒,焦急地站在門外。

救護車一路拉著警報,把Clarisa和她剛出生的寶寶送到醫院。檢查後發現,孩子腦部受損,隨時都有生命危險,活下來的可能性微乎其微……

(Clarisa和寶寶依偎在病床上)

搶救了10多天之後,Clarisa的男友Pete Bobak在網上發起一則悲傷的眾籌,希望募集9000美金,作為孩子目前的醫療費和今後辦葬禮的費用。

“我的兒子是勇敢的戰士,撐到了現在,但他餘下的時間不多了。他目前已經腦死亡,大腦幾乎沒有絲毫運作,全靠設備維持生命。他出生於2019年4月23日晚上6點39分。”

看到這裡,細心的讀者可能發現了一個問題——

這位剛剛生產的女士,跟那位向Marlen贈送嬰兒用品的好心大姐的名字一模一樣,年齡也相同,甚至連預產期都差不多。最最巧合的是,她生孩子的那天,Marlen剛好神秘失蹤!

這其中會不會有什麼蹊蹺呢?

不過,芝加哥警方每天都要接到許許多多的報警電話,所以,當時的他們並沒有把這兩件案子聯係在一起,以為只是獨立的個案。

(Marlen和丈夫、大兒子的合影)

直到5月7日,失蹤女孩Marlen的朋友無意中提到一條重要線索,“Marlen之前還開心地跟我說,她在網上收到了別人贈送的嬰兒用品,可現在我們連她去哪兒了都不知道,唉……”

警方以此為突破口,登上Marlen的臉書賬號,發現了她和“好心大姐”Clarisa的聊天記錄,證明這個要送她嬰兒用品的女人,和4月23日報警稱自己剛出生的寶寶有危險的女人,是同一個人!

警方立刻收集DNA檢材,給Clarisa和她病危的孩子做了親子鑒定,發現他們之間根本毫無親子關係。

一個足月孕婦神秘失蹤,另一個孕婦“生下”一個與自己毫無血緣關係的病重孩子……雖然還不明白二者之間具體有什麼聯係,但所有人心中都有了不祥的預感。

警方申請搜查令,對Clarisa的房子進行搜查,在裡面發現了大量血跡、焚燒過的衣服。

之後,又在院子裡的垃圾桶裡,發現了失蹤孕婦Marlen的屍體……

法醫檢查後認為,Marlen是被人勒死的。之後,有人剖開了她的肚子,將她腹中的胎兒暴力取出。

之後的親子鑒定表明,醫院裡那個病危的孩子,就是失蹤孕婦Marlen的寶寶!

殺母取子的,就是那個貌似善良、實則是披著人皮的惡魔的Clarisa!

警方立刻將Clarisa逮捕,她對自己的罪行供認不諱…

原來,46歲的Clarisa生完女兒之後做過輸卵管結紮手術,根本沒辦法再次懷孕。所以,想要孩子的她萌生了搶奪別人胎兒的念頭。

4月23日,她以贈送嬰兒用品為由,將Marlen騙到自己家裡。然後,她和24歲的女兒Desiree聯手將這個無辜的孕婦用電纜勒死,再剖開她的肚子,將還有10多天才到預產期的胎兒掏了出來。

或許是因為被暴力取出,寶寶的情況非常危險,所以他們只能報警求助……

(三名嫌疑人)

媒體報道了這樁案件之後,很多人看得後背發涼,直呼可怕。但隨著案件細節的進一步公開,大家無奈又恐懼地發現,比起案子本身,惡魔Clarisa縝密的心思更讓人恐懼。

此次謀殺孕婦搶奪胎兒並非心血來潮,而是早有預謀。即便Marlen能夠僥幸逃脫,也會有其他無辜孕婦被害……

(Marlen和大兒子的照片)

從2019年2月開始,惡魔Clarisa不停地在網上曬各種和肚子裡寶寶相關的東西,給所有人營造一種她懷孕了,馬上要當媽媽的感覺。

也就是說,她殺孕婦奪嬰兒的計劃,起碼在那時就已經成形,並開始一步一步地進行。

2月5日,她曬出了嬰兒床的照片,“Xander寶寶的嬰兒床已經安裝好了,我們就等你到來了。”

3月5日,她在facebook的孕媽媽小組裡發帖詢問,“有誰的預產期在5月?5月媽媽在哪裡?”感覺,此舉是在挑選合適的下手對象……

3月27日,她又在網上曬出嬰兒區的布置,“嬰兒區終於弄好了,接下來我們要做的就是等待他的到來……”

這些話看上去平常而溫馨,充滿瑣碎的幸福感。誰也不知道她所謂的“等待嬰兒到來”,是殺死別的孕婦,搶奪她們腹中的胎兒。

以免費嬰兒用品為誘餌,騙到Marlen上鉤之後,因為胎兒還不足月,所以她讓Marlen再等等。直到預產期將近,她才正式開始實施自己的計劃。

與此同時,Clarisa的男朋友Bobak也參與了整個計劃。他明知Clarisa沒有懷孕,卻也在自己的社交媒體上曬出偽造的超聲波圖像,“我們的寶寶。”

罪行曝光之後,Clarisa,男友Bobak以及女兒Desiree全部被逮捕。

(警察抓捕現場)

雖然惡魔全部被抓捕歸案,但受害者Marlen一家卻面臨著一重接一重的悲痛。

(搜尋現場)

Marlen的父親母親辨認屍體時,看著血肉模糊的女兒,哭得將近暈倒。

她的丈夫Lopez接受記者采訪時也悲痛萬分,“我很痛,很苦,很難過……”

與此同時,Marlen已經生育了一個3歲的孩子。媽媽失蹤的這段時間,小家夥哭著鬧著不吃飯不睡覺,一定要去找媽媽。家裡人都不知道該怎麼跟天真的孩子解釋這一切。

除了失去女兒、妻子的痛苦,躺在醫院裡奄奄一息的寶寶也撕扯著這一家人的神經。Marlen在孩子出生前就想好了名字,叫他Yavani Yadiel。如今,媽媽Marlen慘遭殺害,她珍愛的寶寶也危在旦夕。

幫助Marlen家人與警方溝通的牧師Sara Walker去醫院看過Yadiel,她難過地表示,孩子大腦嚴重受損,目前完全依靠設備支撐。

“孩子看上去並不好,但他的家人都還在祈禱,希望他能活下去。”

Marlen的家人也表示,他們並不打算放棄搶救,畢竟,Marlen生前那麼期盼這個孩子,而這也是她留在世上的最後禮物……

殺害足月孕婦,殘忍將她們肚子裡的胎兒取出,這聽上去如同驚悚小說般的情節竟然真實地在現實生活中上演……有些人,遠比鬼怪更可怕……

本文來源授權:微信公眾號「英國那些事兒」(ID:hereinuk)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