韓國這座垃圾山,已經燒了3個月了;韓國:都怪中國!

最近,世界媒體的聚光燈再次聚焦在義城。

據CNN3月3日報道,在義城郡,有一座韓國最大的垃圾山,已經燃燒了3個月,並且如果不加控製,那這座垃圾山上的垃圾要5年才會燒完。

韓國最大垃圾山

2月的一個清晨,韓國的天氣還沒有轉暖,在洛東江畔的稻田裡,6名工人穿著肮髒的工作服、戴著防毒面具,爬上近15米高的垃圾山,撲滅上面的火焰,但是他們每撲滅一處,就有另一處燃燒起來。

這座垃圾山已經燃燒了3個月,但是燒掉的那點垃圾對於它17萬噸的體量來說只是九牛一毛。

當地居民拍攝的垃圾起火燃燒的畫面(圖片來源:CNN報道截圖)

垃圾山旁邊的居民苦不堪言。一位種茄子的農民樸賢順(音譯)說,大火把她的溫室大棚都燒成了灰燼,濃煙擋住了陽光,毀了她的作物。

“我的眼睛疼,頭也疼……所有居民都在受苦。”她說,“這座垃圾山就在我的家鄉,我有些羞愧。”

韓國工人在垃圾山上滅火(圖片來源:CNN報道截圖)

2008年,垃圾回收站經營者金錫東(音譯)在當地獲得經營許可,政府允許他在指定地點囤積不多於2000噸的垃圾廢料。2016年時,由於當地居民的反復投訴,垃圾場的經營許可被吊銷。金某不服,把官司打到法院,後敗訴。

2017年,商人李元貞(音譯)盤下這處回收站,將其改建為垃圾焚燒發電廠。由於他在別處另有生意,於是雇用金某為發電廠負責人,自己不參與經營。上任後,金某以職務之便瘋狂回收垃圾、以不法手段獲取暴利,使得垃圾山的體積在短時間內擴大了80多倍。

等垃圾山終於引起當局關注時,金某早已跑路走人、至今下落不明;李某則號稱公司已將金某開除,並以自身“不知情”為由輕鬆脫責。

圖片來源:CNN視頻截圖

如今,垃圾山成了地方政府的責任。當地環境部門負責人稱,垃圾場的大多數垃圾來自外地,當地政府資源有限,根本“消化”不了如此巨量的廢料。作為權宜之計,地方政府此前只向當地居民發放了面罩。

韓國政府表示,今年計劃從這座燃燒的山上清除2.1萬噸垃圾,但剩下的14.9萬噸將如何處理尚不清楚。垃圾發電廠老板李元貞說,他希望在這個地方建一個焚燒廠,但是他承認,要把所有的垃圾都燒掉需要5年的時間

韓國陷入“垃圾危機”

據環球時報報道,其實義城郡只是韓國眾多非法垃圾場中的一處而已。據韓國環境部統計,該國國內目前非法傾倒的垃圾總數高達120萬噸,如何處理這些天量垃圾已經成為韓國當局最頭疼的問題之一。

通常,韓國的垃圾主要有三種處理辦法:回收再利用、加工為燃料,或直接焚燒。還有一個更簡單直接的法子就是出口到外國。

然而,由於近年來韓國霧霾嚴重,政府收緊了對垃圾焚燒工廠和垃圾焚燒設施的監管。因此,焚化設施的數量從2011年的611個減少到去年的395個。

去年4月韓國街頭堆積的垃圾

2017年,中國政府強勢推出洋垃圾“封殺令”,宣布對24種垃圾廢料不再進行回收,幾乎重創韓國相關行業。據韓國國際貿易協會估算,韓國的主要污染源之一是因為塑料垃圾的對華出口驟降90%

以前,韓國處理不完的廢料會直接出口到中國,但是自從中國頒布洋垃圾禁令後,韓國大量垃圾無法出口,就只能堆在本土,這也導致了黑市的產生——一些垃圾處理廠經紀人會以低於市場價的價格處理垃圾,他們的處理方式就是傾倒。

據CNN報道,在人口稀少的地方倒1噸垃圾,經紀人可以獲得130-170美元不等,而根據韓國法律,非法傾倒垃圾最多只需交3000美元罰款。前文提到的李元貞估計金錫東通過這種方式賺了大約2200萬美元。

而黑市的產生導致正規的垃圾處理公司利潤大減,不得不減少業務,這反過來又加劇了韓國的“垃圾危機”。去年4月,據韓聯社報道,韓國首都圈(首爾、仁川、京畿道)的絕大部分垃圾清運、分類公司以無利可圖為由,宣布不再回收PET塑料瓶、白色聚苯乙烯餐盒,這一舉動,讓那些跟他們簽訂垃圾回收協議的居民小區遭了殃。

一位住在京畿道華城市某小區的居民感歎道:“再這樣下去,小區就變成垃圾場了!”自從塑料垃圾沒有公司接手後,小區的回收站裡,就被各式各樣的塑料廢品霸佔了。

物業給垃圾清運公司打了好幾個電話,試圖讓對方把塑料垃圾運走,卻都被拒絕。“只能先放著,沒有啥辦法。”管理員無奈地表示。

最後,沒有辦法的韓國政府只得出手干預,要求首爾市、仁川市、京畿道的所有48家垃圾清運公司繼續回收廢棄的飲料瓶、發泡餐盒等塑料垃圾。

去年8月,韓國中部地區連降大雨,洪水將垃圾衝進韓國第三大人工湖大清湖,1.5萬平方米湖面被垃圾覆蓋

根據聯合國數據,自1992年起,中國接收了全球近一半廢品,這使中國廢物總量增加了10%至13%。中國進口這些"洋垃圾",用作提取製造新塑料產品的原材料。

但是在2017年宣布全面禁止洋垃圾入境後,每年進入中國的洋垃圾數量驟減,據新華網報道,僅在2018年第一季度,中國固體廢棄物進口量就同比下降了57%。

美國日本壓力巨大

事實上,處理不了垃圾的不光是韓國,日本、美國這些發達國家在中國頒布“洋垃圾”禁令後,都或多或少遇到了麻煩。

據共同社2月21日報道,地球環境戰略研究機關(IGES)日前分析稱,日本2018年出口的塑料垃圾量較2017年減少三成。中國的洋垃圾禁令,導致日本對華固體廢棄物出口量銳減至原來的十分之一,影響巨大。

在2015年,日本共出口了88萬噸廢塑料到中國,其中有34萬噸的PET瓶,若換算為500毫升裝,則相當於110億瓶。從事工業廢棄物處理的日本白井集團社長白井徹表示,“此前太依賴中國了”。甚至有日本處理公司歎息“已經處理不過來了”。

美國廢品回收行業協會報告顯示,2018年以前,美國年均向中國出口逾1320萬噸廢紙類和142萬噸廢棄塑料,總價值56億美元,占中國進口固體廢物的四分之一。

數據來源:美國國家統計局

但是到了2018年,據美國國家統計局的最新數據,美國對中國出口的廢紙及廢紙板由2017年的1067萬噸減少到699萬噸,而廢塑料更是從2017年的55.9萬噸銳減到4.5萬噸。這讓美國回收產業感到了了前所未有的運作壓力。

據彭博社報道,許多美國公司不得不將一些可回收的垃圾送至垃圾填埋場,因為沒有別的處理方式。美國第二大廢物管理企業Republic Services的首席執行官唐•斯雷格(Don Slager)表示,這是回收行業的“真相時刻”。

據該公司最新年度財報顯示:2018年全年其回收品賣出的收入約2.9億美元,相較於前一年的5.4億美元收入,下滑了55%。2017年,舊紙箱的回收價格曾高達每噸159美元,而2018年只能賣到97美元一噸。舊報紙的回收價格也從2017年的每噸100美元銳減至59美元。

中國不收洋垃圾,發達國家只好把垃圾出口到東南亞和南亞,據美國國家統計局數據,截至2018年11月,印度從美國的廢紙、廢紙箱進口額是前一年的1.6倍,印度尼西亞也比2017年增長了132%。在塑料廢棄物方面,美國總出口量減少了33%,而馬來西亞自美國的塑料廢物進口則增加了55%。

原來其他國家一直都把垃圾出口到中國。現在中國不接收垃圾,這些國家的垃圾又何去何從呢?

本文來源授權:微信公眾號「鳳凰東方傳媒」(ID:fenghuang198)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