波音工程師淪為兩年連搶30家銀行的劫匪,他的墮落,源於一次手術…

2014年11月4日,美國西雅圖,41歲的Hathaway剛把租來的一輛迷你貨車停在路邊,就從後視鏡裡看到了一輛黑色的SUV,憑著直覺,他隱隱感覺到這輛SUV似乎在監視自己,然而,他已經不放在眼裡了,因為在此之前的兩年時間裡,他已經連續搶劫了29次銀行,29次搶劫,29次成功,Hathaway有信心成功完成這第30次….

不遠處就是他這一次行動的目標——KeyBank銀行,下午5:25,他戴上乳膠手套,給臉上套上面具,下車準備進入銀行大門,去搶銀行….

沒人能想到,這位史上搶銀行次數最多的劫匪之一,曾經是一位波音公司的傳奇工程師,

更沒人能想到,他從工程師變成銀行搶劫犯,竟然源於一次意外的椎間盤受傷……

這個故事,還得從頭說起….

Hathaway出生在西雅圖北邊的一個小鎮,從小他都是個聰明優秀的孩子,早早就在理科方面顯露了過人的天賦,上學期間他就設計了帆船的組隊系統,還做出了一個電腦輔助設計工具,高中期間,他已經應邀去波音的西雅圖工廠參觀實習了。

從那之後,年輕的Hathaway早早立下了成為波音工程師的目標。

到這裡為止,Hathaway的人生一直按部就班地朝著夢想前進的,他不負眾望,高中畢業後就如願進入了波音公司從事技術類工作,經過10年的摸爬滾打,他被提升為工程師,團隊裡唯一一個沒有大學學位的工程師。

接下來的這些年,Hathaway坐在波音飛機的商務艙中滿世界跑,替全世界的波音客戶維護所購買的飛機,主要負責747-8這種跨洲際飛機的大機型的維護。

然而,誰能想到,一次工作之後和同事的曲棍球比賽,徹底改變了他的一生…..

這場普通的曲棍球比賽中,Hathaway不小心撕裂了椎間盤,一開始他並沒有放在心上,只是隱隱覺得背部活動有隱痛。

到了2005年,Hathaway椎間盤撕裂的傷開始嚴重了起來,經常疼到徹夜難眠,萬般無奈之下,Hathaway做了手術,手術之後,醫生給他開了一種叫OxyContin的藥,然而,這種藥除了止疼效果奇好,沒有任何治療的作用。

不久之後,Hathaway又做了第二次手術,這一次,醫生又給他開了大劑量的OxyContin,盡管椎間盤有所好轉,Hathaway卻驚訝地發現,自己無可救藥地對這種止痛藥上了癮…..

那時的Hathaway並不知道,這個藥的主要成分是羥考酮(Oxycodone),雖然止痛效果奇好,卻從被發明出來就引發了空前的爭議,很多專家認為,這種止疼藥能像毒品一樣,能跟神經起反應,從而讓人深度成癮,生產藥的製藥公司甚至被媒體稱為“拿了執照的毒販”。

然而這些事,Hathaway和眾多受害人一樣,一直蒙在鼓裡。

到了2008年,Hathaway對這個藥不能自拔,他不斷要求醫生給自己開這種止痛藥,一盒接著一盒。他的“癮”也越來越重,常規的劑量已經不能滿足他了,

他像癮君子一樣,吃藥的量越來越大,從最初的兩周150美元的劑量,到後來的600美元…..

他的醫保只能提供藥的合法用量,為了獲得更多的藥,Hathaway不得不開始花自己的錢,通過其他渠道買藥。

他甚至借出差的便利,使用波音公司員工的ID,拿著美國醫生的處方找到歐洲醫生,謊稱自己藥片忘在家裡了,要再買一次合法劑量的藥片。

到了2010年,Hathaway發現自己已經沒法幹好工程師這份工作。他告訴上司自己有嚴重的藥癮,需要康復,就這樣離開了波音公司…..

他不忍心告訴公司自己的真實的窘境,為了持續瘋狂吃藥,他已經花光了積蓄,而此時Hathaway才真正了解到了這個藥的危害,他從新聞上讀到,這個製藥公司因為讓許多人染上了“藥癮”,也是官司纏身。

然而這一切為時已晚,此時的Hathaway,已經是一個形同毒品癮君子的藥物癮君子…..

每當藥癮發作,他就像一條惡犬,拚了命地找藥,吃上一大堆才能緩解,

就這樣,因為一次意外導致的椎間盤撕裂,Hathaway不幸染上了藥癮,又為了緩解藥癮,他最終沉溺於嗑藥的深淵,再也無法自拔了…..

一個優秀的,德高望重的波音公司機械工程師,人到中年卻深陷藥癮的深淵,然而,他的悲劇還沒有結束。

而在上癮之後,有時候找不到藥,他會吸其他的致幻劑來替代,以至於經濟狀況很快入不敷出。為了繼續吃藥,Hathaway開始絞盡腦汁想辦法搞錢,終於,他橫下了一條心——去搶銀行!

然而,搶銀行不是說搶就能搶的,為了成功得手,這位腦子靈活的前波音工程師開始了縝密的謀劃,他的第一步是搬回母親家裡住。

為啥搶銀行的第一步是要搬回母親家裡住呢?

Hathaway的母親曾是多年的銀行職員,既然要搶銀行,先找親媽這個內部員工了解一下情況,是非常必要的。

Hathaway的母親年邁,因為有慢性肺炎,24小時都得吸氧。Hathaway主動承擔起了照顧母親的職責,他一邊照顧母親,一邊時不時從母親那裡挖一些關於銀行內部的細節,從母親那裡,他了解到了一些重要的細節:

所有銀行都有過遭遇突發搶劫銀行的培訓,櫃員都是被要求不反抗,對劫匪有求必應,甚至通常的慣例是,櫃員會把櫃台裡的少量現金交給劫匪,暫時穩住劫匪….

Hathaway對此相當滿意:

“我已經想好了怎麼做了。甚至都不需要拿武器,也不會傷害到任何人,他們會乖乖把錢給我…”

準備得差不多了,Hathaway正式開始動手。

誰都想不到,Hathaway下手的第一家銀行,竟然是他20年來最熟悉的銀行,波音公司附近的一家銀行的分行。

2013年2月5日下午1多點,Hathaway開車到了銀行附近,他當年替波音改進機艙廚房的設計室就在不遠的地方。

他戴上面具,萬分緊張地走進了銀行大門,

然而,讓他頗為吃驚的是,雖然事先偷偷演練過,但整個搶劫過程依然順利到令人咂舌。

他戴上手套面具等作案工具,徑直走到了銀行櫃台,說了一聲“搶劫”,櫃員先是愣了一下,然後程序般地把櫃台裡的錢掏出來給了他,之後Hathaway拿上錢,轉身準備出門,轉身的那一刻,他把面具摘了下來,像個顧客一般若無其事地離開了….

Hathaway走到外面,開車逃跑了,留下了目瞪口呆的銀行職員,這時候經理走了過來,櫃員才回過神來,戰戰兢兢答了一句:

“剛剛….有人來搶劫了…”

開車後的Hathaway驚魂未定:

“整個過程可能不到20秒,但我感覺卻無比漫長…..”

他清點了一下首次搶銀行的成果,一共搶了2151美元,數額沒他想象的多,但錢來得安全又輕鬆。

Hathaway決定了,以後就這麼幹….

兩周之後,他又在另一家銀行搶了差不多同樣數量的錢,同樣順利,同樣在銀行職員猶豫,以為他還有更大動作的時候,他就拿上這筆小錢逃之夭夭了….

就這樣,Hathaway一連幹了好幾起銀行劫案,都在銀行工作人員和警察反應過來之前溜走,他也有了一個綽號——“機械戰警劫匪”,

這是因為他戴上面具的樣子,很像科幻電影裡的機械戰警的樣子,也同樣被全國通緝….

漸漸地,Hathaway把搶銀行當成了日常工作,他作案已經不那麼緊張了,

每次“工作”完,都會仔細做好善後工作,把手套燒毀,清理乾淨鞋子和衣服上可能殘留的DNA,以便下次“搶劫的時候穿。

為了誤導警察,他每次的裝束都不一樣,各種搞怪的體恤,各種奇葩的面具,總之,怎麼個性怎麼來,讓警察總也摸不清他的路數。

除此以外,飛機工程師的職業素養——細心縝密也幫了他大忙,

有一次,大概是第10次搶銀行的時候,櫃員給了他幾張裝了GPS定位器芯片的鈔票,被他挨個找了出來,從車窗撒了出去。

除此以外,還有兩次意想不到的插曲,其中一次,Hathaway考察不仔細,走進了一家裝了防彈玻璃的銀行,他開口說完“搶劫”,然後拿出搶對著櫃員,萬萬沒想到,櫃員卻一言不發地看著他,堅定地搖了搖頭,沉默了一陣子,他終於意識到了問題所在,趕緊轉身逃跑…..

還有一次,一個女人把車停在銀行門口,然後一直在給她的小孩喂食,持續了整整兩個小時,Hathaway礙於自己就處在女人眼皮底下,怕留下目擊證人或其他線索,遲遲不能行動….

女人終於開車走了,Hathaway抓緊時間進去搶了一把,

等到他回到車上,才發現時間已經是5:57了,他頓時覺得無比慶幸:

“還好我及時進去搶了,再過3分鐘他們就下班了…..”

一年多的時間,因為長期搶銀行,Hathaway的業務變得輕車熟路起來,

有幾個銀行因為交通便利(方便逃跑),現金流多,成了Hathaway多次回頭光顧的地方:

累積下來,有5家銀行被Hathaway搶了兩次,有兩家還被搶了3次…..

總的來說,Hathaway的搶銀行並不是“幹一票一勞永逸”的類型,而是“細水長流”型的,一直追求速戰速決,這樣的風格讓許多被搶的銀行很是頭疼,

每次Hathaway過來搶,索要的金額都不大,拿上點錢就開溜,那兩年裡,Hathaway搶得金額最大的一筆也不過6396美元。

最少的一次,是一家第三次被搶的銀行,大概是雙方都太熟了,心理價位也都就打了折扣,最後櫃員只給了700美元便打發走了Hathaway…..

當年艱苦奮鬥,辛苦打拚成才的波音工程師已經徹底墮落了,Hathaway愛上了搶銀行,他甚至感慨到:

“搶銀行多爽啊,上班簡直折磨人….”

不過,任何“工作”都難以達到理想的心理預期,“搶銀行”也一樣,為此Hathaway也經常憤憤不平道:

“我總是想一次能搶兩萬美元以上,然而沒有一次得償所願…..”

Hathaway平均一星期出去搶一次,有時候風聲緊才收斂一下,停個兩到三周。

然而他不知道的是,一雙眼睛正在暗中悄悄盯上了他,FBI和西雅圖警察都開始行動了,他們布下了陷阱,就等Hathaway上鉤。

(Hathaway搶過的銀行)

因為多次逃脫追捕,Hathaway已經搶出了自信,第30次搶劫的目標,他鎖定了一家一行。

於是,2014年11月4日,Hathaway在進入銀行之前,早已埋伏在周圍的FBI和西雅圖警察一擁而上,將這個把搶銀行當成日常的慣犯擒獲…..這便是本文開頭的一幕。

被捕後的Hathaway完全沒有銀行搶劫犯的凶悍,8小時的審理中,警方沒花什麼力氣便讓他把30次銀行搶劫的經歷一五一十交代了出來,這期間,Hathaway多次痛哭流涕:

“我需要錢,有了錢我才能買到止痛藥,買替代藥,搶銀行來錢很容易又很方便,所以我就…..”

Hathaway最終認罪伏法,作為史上搶銀行次數最多的劫匪之一,Hathaway也在法庭上聲淚俱下,表現出了極大的悔恨:

“我搶了銀行,坐牢是我該承擔的罪責。但我也想說,沒有止痛藥OxyContin,我不會落到今天這步田地,因為對OxyContin上癮,我失去了一切…..”

法庭在綜合考慮了各方面因素之後,對Hathaway作出了9年有期徒刑,賠償銀行75,000美元的判決。

Hathaway也進了監獄開始服刑,今年12月,他將刑滿釋放出獄,屆時他已年滿50歲,沒車,沒房,沒有存款,一切都要從零開始。

然而,在獄中戒掉了藥癮的Hathaway總算對未來的生活有了信心:

“過去,因為搶銀行來錢太容易,加上需要錢嗑藥,我最終墮落了,如果人生可以重來一次,我永遠不會邁出搶銀行的第一步…..”

本文來源授權:微信公眾號「英國那些事兒」(ID:hereinuk)

Leave a Reply